首页 > > 岁月如歌 | 晒粮食

岁月如歌 | 晒粮食

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         发布时间:2022-11-24

  小时候在农村长大,与粮食亲,跟太阳近,对晒粮食有着深刻的记忆。我老家在鄂西北的偏远山区,没有水田,都是旱田,乡亲们都是在石头缝里刨粮,所以格外珍惜粮食。

  中秋节前后,天高气爽,空气干燥,村里人都要集中晒上几天粮食。竹匾里晒的是各种各样的豆,有黑的、白的、黄的;菜籽粒儿小,要用细密的簸箕晒;一块旧门板上晒的是半袋板栗,其实不用晒,过不了几天就吃完了;架起的竹篱排上晒的是刚收的苞谷,黄澄澄的,码得厚厚实实,像一堵墙;几张大晒席上晒的是麦子,麦子尽管早就收了,但还没入仓,因为夏天晒的粮食容易生虫,还得再“秋晒”几天。农人家最金贵的就是这些粮食,好好在太阳底下晒晒,才放心。

  晒粮食时,大人负责铺晒席、扛粮食,孩子们的任务是在旁边守着。母亲让我和妹妹在麦场边的磨盘上一边写作业,一边提防牛羊鸟雀等来偷吃。牛羊来,动静大,好防;鸟雀来了我并不惊动它们,特别是那种长尾巴的白腹鸟,轻轻地落了下来,我屏住呼吸盯着它们,平时很少有机会这么近距离看它们,它们也不贪心,一般啄上两三粒麦子就轻盈地飞走了;鸡蹑手蹑脚,啄了好几个小坑我才发现,我抄起一根细竹梢打过去,鸡一边跳一边咯咯咯地叫,落下几片鸡毛。母亲听到这般鸡飞狗跳,大声嗔怪道:“守个粮食都守不住。”如果粮食不小心被牛羊吃了,我和妹妹是要挨打的。

  晒粮食不仅要守,隔一小会儿还要用木耙翻动一遍,让粮食晒得均匀。我老家的规矩,站在粮食上翻耙要脱鞋,穿着鞋在粮食上走动是要挨骂的。这大概是因为,一是对粮食不敬,二是鞋底有泥,而且鞋底缝会夹上粮食。我最爱光着脚站在晒得发烫的麦粒上来回翻耙,热热的、酥酥的、痒痒的,一个小小的人儿被无数滚圆的麦粒包围,感觉踏实又安稳,伴着脚下窸窸窣窣的声音,一股莫名的感觉会顺着脚底往上钻。一时兴致来了,用脚丫子当耙,在麦子上写大字。

  晒粮食最怕突然下雨。苞谷好点,塑料布一拉过来盖上就行了。杂粮不多,一簸箕一匾顺手就抬回去了。最怕的是麦子。远远的听到雷声,眼看乌云越来越低,在地里干活的母亲一边往回跑,一边朝我们大声喊:“要下雨了,赶紧收麦子。”我们这才意识到大事不好。孩子们遇过几次大事,也变得像大人了。我们丢下书和笔,飞快地抄起早就准备好的家什,我用木锹推,妹妹用扫帚扫。然后她撑袋,我往里装。我们俩一句话不说,这时也不去争谁干的多谁干的少了。

  等母亲气喘吁吁地跑回来,我和妹妹已经装好六七袋麦子。母亲一来,我们心里踏实多了。她速度快得让人眼花缭乱,几大锨就装好一袋,袋口也不扎,一只手紧抓住袋口顺势就扛上了肩。她平时没有这么大力气的,但此时,她扛着一袋,手提一袋,三五步就上了台阶,往堂屋的屋檐下一扔,又返回去扛下一趟。我和妹妹也不甘示弱,我肩膀能扛上一袋麦子,妹妹也能踉踉跄跄提起一篓。当最后一袋麦子扔到檐下,豆大的雨滴就噼噼啪啪地落了下来。

  白亮亮的雨滴落在热乎乎的地面上,不一会儿,麦场上就积起了一层水,还冒着许多小泡泡,像个热闹的池塘。我们满头大汗,不管粮食一袋袋东倒西歪的,先歇歇再好好拾掇。这时,我才想起书本还在磨盘上,赶紧飞奔着去收。书淋湿一点并不要紧。母亲将书贴在胸前,用袖子将水珠蘸干后,用嘴巴吹了又吹,然后放在灶台上烘。妹妹说:“雨先要在云朵里飘一会儿,从云朵里往下还要落一会儿,等它落下来,我们就收好了呀。”

  母亲听了,说:“粮食没白吃,书也没白读。”(作者:陈军 单位:云南省大理州纪委监委)


责任编辑:通化县纪委监委网站

版权所有:吉林省通化市通化县纪委

吉ICP备20003577号

通化亿佳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


“通化县清风”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