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廉洁文化>史鉴 > 窗花不仅是一种年俗

窗花不仅是一种年俗

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         发布时间:2021-02-23

  “过大年,剪窗花,窗花就是我的家……”每年春节,我最热衷的就是贴窗花,当一张张千姿百态的红红窗花灿烂地绽放在千家万户的窗棂上,喜庆的年味便愈加浓郁了。

  喜欢窗花,是受母亲影响。母亲心灵手巧,有一手娴熟的剪纸技艺,街坊邻里都知道,每当年前,我家就成了最热闹的地方,总会有一些大姑娘小媳妇儿上门学剪窗花。这时母亲就是再忙,也乐意一一耐心地教她们,大家坐在暖暖的火炕上倚着窗,一边叽叽喳喳欢笑着、议论着,一边认真地学着母亲的样子剪弄着。那影影绰绰的身影成了新年里的一道风景。

  母亲剪纸时神情十分专注,只见她不急不慢,拿起剪刀,在一张大红纸上“咔嚓咔嚓”几回合,一张张或夸张、或神似的作品便完成了,有时是一个活灵活现的生肖动物;有时是一位形神俱备的神话人物……她剪出来的窗花,都有一个美丽的故事,让人看得惊叹连连。

  在母亲的耳濡目染下,我也对剪窗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一遍遍地央求母亲教我拿剪刀。母亲笑着给我一张小红纸,一把小剪刀,并嘱咐我要小心点,别剪到手。可这剪刀似乎欺生,在我的手上显得异常呆笨,怎么也不听使唤。母亲说:“剪窗花,关键在于心里有,只要心里有了花,便有了明媚的春天。”后来在母亲手把手的指导下,我能抄起剪刀灵动地在纸上游走,剪出一些简单的图案,如一朵小花,一条金鱼,别说,看上去还真像模像样。

  等我再长大一点儿,母亲就找来报纸裁成比窗花稍大的四方形,把刻样与报纸叠放在一起,用清水打湿,然后用煤油灯上袅袅的黑烟来“熏影子”,那轻轻的黑烟如同变戏法一样一点点地填补空白之处,等到刻样和报纸背面完全熏黑,去掉剪纸的刻样,这时,一个完整的窗花图案就会清晰地显现出来。我就照着这个图形镂空裁剪,剪刀翻飞间,碎纸片纷纷飘落,如同变魔术,一张张漂亮的窗花就这样诞生了。我因此更加迷上了剪窗花。

  窗花剪好后,不急于贴,母亲带着我们先把屋里屋外打扫得干干净净,把窗户擦得一尘不染,然后再贴上那一张张妙趣横生的窗花,如红梅闹春、鲤鱼跳龙门、喜鹊登枝,再配以红春联、红灯笼、大福字,把简陋的农家小院辉映得生动多姿。

  贴一次窗花,过一次年。年年贴几张大红喜气的窗花,春节也变得越来越有滋味。担心剪窗花手艺失传,在女儿6岁的时候,我专门让她拿起剪刀,开始学习剪纸。女儿很高兴,一双灵巧的小手常在纸板上忙碌着,同时,唱着欢快的歌谣:“小剪刀,嚓嚓嚓,我和妈妈剪窗花……”

  如今,窗花不仅是一种年俗,而且成为了艺术品。窗花开在家家户户的窗棂上,和谐悦目,吉祥如意,像一团温暖的火焰。(湖南省怀化市鹤城区纪委监委 刘昌宇)


责任编辑:通化县纪委监委网站

版权所有:吉林省通化市通化县纪委

吉ICP备20003577号

通化亿佳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


“通化县清风”公众号